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主页 > 氮肥 >
金属导热会伤害到小雨
* 来源 :http://www.xsggr.com.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7-09 11:11 * 浏览 :

消防官兵回忆,幸亏该楼二楼处有光缆线,阻挡了女孩的下坠过程。女孩的身上当时还绑着刮下来的光缆线。消防战士李鑫说,为了避免伤到女孩,他们先将女孩身上的光缆线清理掉,再使用液压破拆组合工具将周围的栅栏整体破拆下来,让栅栏和小雨先分离。为保证急救时间,在剩余钢筋面积已经较小后,女孩被送上急救车。整个破拆过程用时不到十分钟。

张胜利:小女孩当时就已经很虚弱了,根本不可能有力气呼救。周围也没有人看见。其他邻居都是我妈喊过来的。但小女孩意识挺清醒,就主动说了一句话:“叔叔,救救我!”应该是在4点20分左右,我打电话报了警。接着我问她,知道不知道家人的电话。她能想起自己妈妈的手机号码。我打通了之后,女孩的爸爸妈妈就急忙赶来了。之后,小女孩基本没有说话。

在与医生沟通后,消防官兵决定,必须把露在小雨身体外的钢筋贴根切除,这样才能保证医生在手术时将小雨体内的钢筋取出。

对于小雨坠楼的原因,李女士回忆,她家阳台面积较小,且阳台很低。事发之前,李女士在打扫卫生时将阳台的窗户打开了,阳台窗户没安装防护栏。

李女士说,她丈夫陈先生是一名货车司机,她自己没有正式工作,整个家都靠丈夫打工赚钱养家,供两个女儿读书,生活条件一般。事发时,李女士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多亏家里的亲戚比较多,众多亲属伸出援手给她凑的医疗费,目前治疗费用已经花掉了近五万元。“女儿的腰部还要进行二次手术,这还需要一大笔钱,真不知道以后的治疗费用应该怎么办?”尽管自己家庭条件不好,但在小雨出事后,从救援到最后手术,李女士体会到了社会这个大家庭的温暖,“120急救人员来得十分快,消防战士为了我们孩子的生命安全任劳任怨,真的十分感谢他们的付出!”

李女士当时都蒙了,报警电话还是邻居帮忙打的。很快,110民警和120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来自公主岭市阳光医院的医护人员对小雨的伤情进行了初步检查,发现栅栏上的两根钢筋从小雨的后背穿了过去,将其后背都刺穿了。医护人员表示,他们处理不了这种情况,马上联系消防人员进行破拆吧。

李红旭是长春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一中队的副中队长,4月5日晚是他值班。接到119指挥中心的调度指令,是在22时44分。他和6位战友立即赶到了吉大一院急诊科,用时不到3分钟。

“先从情况不那么严重的下手。”李红旭指的是横穿小雨右肩的那根钢筋,“穿进去10厘米左右,露在外面的有30厘米。”

角铁横在两根钢筋之间,使操作空间极其有限。“能下钳的地方,只有不到10厘米。”李红旭和战友尝试使用事先准备的工具,但效果都不太理想。“钳头太大,无从下手。”此时,距他们到达医院已过了10分钟。小雨的情绪开始焦躁起来,哭喊着:“疼!”“孩子挺住,别着急,快了啊!”李红旭鼓励着。

在邻居的印象中,小雨是一个挺文静懂事的孩子。目击者说,这处居民楼北侧为单元门,常有居民行走。而南侧则在单位院内,事发当时,从院内难以察觉到女孩的情况。而女孩被栅栏“挂”住的地方,正对着两户居民家窗户中间的墙壁,从居民家中也很难看见。幸亏她被一楼的居民及时发现,否则流血过多,后果也很难说。

工具不合适,一名消防战士果断跑出病房,从消防车上取来了一个钳头较小的“万向剪切钳”。再次着手切割,李红旭和另外两名战友一起,一人负责手动液压,一人负责控制钳头,一人负责操作开关。小雨的家人扶稳她体外的铁栅栏,液压的压力一点点增大,钢筋逐渐变形。“嘭”地一声,穿进小雨右肩的钢筋被连根截断,用时不到1分钟。

昨天16时许,新文化记者见到了张胜利。他今年30多岁,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对于自己“托举”女孩的事情,他不愿意多谈,并说“不需要对我做什么报道”。

成功把钢筋破拆后,小雨立即被送往了手术室,接到指令后的20多分钟里,消防战士们一直在跟死亡竞速。

记者走访得知,最先发现此事的是位于该楼四单元一楼的张姓居民。事发时,张老爷子外出,他的老伴和大儿子张胜利在家。张家正好在小雨家的楼下。

这时,李女士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楼下的邻居,邻居告诉她,小雨从6楼掉到了楼下的铁栅栏上,几乎已经没有意识。

张母也急忙跑出门外,喊邻居救人。张胜利随后报警,并联系到了女孩的家属。居民说,当时女孩的父母十分焦急,周围的居民也赶到院中,随后民警、急救车也迅速赶到。而在这个过程中,张胜利一直托举着女孩。担心太凉,楼上的邻居又拿了电褥子等物品。直到女孩被救下,张胜利托举了女孩达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身上也满是血迹。

李红旭说,救援过程中,难度最大的,就是切断第二根钢筋。“切割锯会产生热量,金属导热会伤害到小雨,所以要用剪切钳,但操作空间局限,所以救援就相对困难。”

李女士说,小雨手术成功清醒后,她到重症监护室探望女儿时,曾问过她坠楼的原因,小雨说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从楼上掉下来的。

“我好像与女儿有着心灵感应,马上问旁边的丈夫,二女儿还在屋吗?”丈夫有些心不在焉,“刚才传来有人关门的声音,她是不是出门下楼玩了?”

“小雨在阳台上给爷爷打电话,打电话时有说有笑的。可能是打完电话后,她下意识地往后一坐,没靠住阳台窗户,背对着外面仰脸掉到了楼下。”李女士说,一楼全是水泥地面,如果女儿不是掉到栅栏上,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怕夹到小雨的肉,消防战士试了几次,都没有下钳。为了不伤到孩子,消防战士们一点点在钢筋上把豁口剪大。“钳口往里伸,加压,孩子挺住,下来了,下来了!”直径近5厘米的钢筋,实心,分四次钳断,用时10分钟。

李女士和家人急忙联系了消防人员,四平市消防支队公主岭大队公主大街中队中队长荀卫民带领战士立即赶到现场。

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李红旭看到了小雨。“她挂着吊瓶,意识比较清醒。”进一步观察,李红旭一时说不出话来———一根钢筋穿透小雨右侧肩膀,另一根则从后背腰部以上靠近脊椎的地方穿入,从小雨左肩部分穿了出来。两根钢筋由两根角铁连接,距离事发,小雨背着这片铁栅栏已经近7个小时了。

谈到小雨坠楼时的情况,李女士的眼泪流了出来。李女士回忆说,5日16时许,小雨在自家6楼的阳台上给爷爷打电话,边聊边笑,而她和丈夫、大女儿都躺在卧室的床上休息。突然,二女儿爽朗的笑声消失了,随即传来一声类似于关门的声音。

新文化记者昨日来到事发现场,小雨家所居住的老式居民楼南侧是公主岭一家单位院内。该居民楼与那个单位相隔的正是那处铁栅栏,距居民楼约一米远。栅栏上方为刷上红漆的钢筋尖头,长度有20多厘米。栅栏西侧有一处半米宽的缺口,正是小雨坠楼后被拆下的部分。残存的一根栅栏上方仍有血迹。

得知女儿坠楼,李女士和丈夫疯了似的从6楼跑到楼下。李女士说,家楼下是一排铁栅栏,高两米左右,栅栏上面全是尖儿,女儿小雨就像是“挂”在栅栏上面一样,那名好心的邻居正在用手托着受伤的女儿。小雨脸色煞白,呼吸微弱,地上流着一摊血。

李女士有些莫名的担心,她很快从床上下来,“小雨,在吗?”她边喊女儿的名字边四处寻找,但在屋内没有发现小雨的踪影。她看到小雨穿的鞋还放在门口,她确信小雨没下楼,但她去哪儿了呢?

张胜利:这倒不算什么事,当时也不能换人啊。都是邻居,人命关天的,这不算啥事。就算不是邻居,发生在我家窗前,看见了也得管啊。

5日16时许,张胜利要给手机充电,正和他母亲说着话。突然,他迅速跑到门口换上鞋子,紧接着跑到南侧阳台一下子就跳了出去,还把他的母亲吓了一跳。张母说,看到儿子的动作,她才发现铁栅栏那里正“挂”着一个小女孩,面朝窗口。她认出是邻居家的孩子,当时就急哭了。张胜利开始询问女孩的情况,担心女孩“挂”在上面伤势加重,将她托起。

医护人员认为,从伤情来看,女孩伤势过重,不适宜在当地进行救治,需要立即转院至长春市的大医院进行治疗。为及时观察女孩在途中有可能出现的状况,该医院急诊科的郭主任也随同前往。

第二根钢筋更加棘手。横着的角铁几乎贴着小雨后背,剪切钳根本伸不进去。此外,这根钢筋穿进的位置离小雨脊椎很近,操作中稍有不慎,便可能伤及脊椎,对小雨造成二次伤害。

下一篇:没有了